您所在的位置:bg娱乐官方下载>bg博冠娱乐平台>财富坊.首页,故事:姑姑天天求老爸包办工作,出了事还想讹钱,我破口骂到她羞愧

财富坊.首页,故事:姑姑天天求老爸包办工作,出了事还想讹钱,我破口骂到她羞愧 财富坊.首页,故事:姑姑天天求老爸包办工作,出了事还想讹钱,我破口骂到她羞愧

2020-01-07 19:03:55 4994次阅读

财富坊.首页,故事:姑姑天天求老爸包办工作,出了事还想讹钱,我破口骂到她羞愧

财富坊.首页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触茶

早上8:45,离上班还有15分钟,杨越才挠着头发匆匆走出家门,手上还抬了一杯老杨刚磨好的爱心豆浆。她低头翻着包,没留神被门口迎面而来的人影撞个正着。

“干什么你,赶着投胎啊?”来人恶狠狠地拿纸巾擦着身上溅到的豆浆。

“姑姑?”杨越看清来人正是老杨的亲妹妹,杨冬梅。

“是小越呀,咱俩可真有缘,一大早都能碰上。”杨冬梅说着,一只手拉着杨越又往电梯里走。杨越看看表,8:53,正欲推脱,左脚已经在巨大的拉力下跟着迈进了电梯。

趁着进人的功夫,杨越轻轻推开杨冬梅的手,“姑姑,我爸妈在家呢,我要迟到了,就不陪你了啊。”

杨冬梅却好似没听见,自顾自打开了话匣子:“小越呀,你说我命怎么就这么苦,你姨夫没本事,晓智又不成器,你爸才给他找的工作,他说不干就不干。”

“又不干了?”杨越顾不上迟到,忙追问表弟又闹个什么。

说到表弟,杨越就头大。姑姑和姑父在王晓智一岁多的时候就出去打工了,把他留给在乡下的爷爷奶奶照顾。隔代亲,王晓智又是老两口唯一的孙子,自然被宠上了天。姑姑和姑父觉得儿子自幼不在自己身边,心中亏欠,对他也是千依百顺。

王晓智学习不好,常年稳居年级倒数第一,还跟一帮热衷于吃喝玩乐的小混混走得挺近。

老杨向妹妹提过多次,说再这么放任,王晓智准得走上歪路,到时候后悔就晚了。杨冬梅却不以为意,说她儿子年纪还小,等懂事了也就好了。有时被说得不耐烦了,杨冬梅还护着儿子,抱怨老杨咸吃萝卜淡操心,管别人家的闲事干嘛!

杨越和她妈都劝老杨,既然杨冬梅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让他好歹“识相”点,别厚着脸皮自讨没趣了。

老杨听劝,没再过问侄儿的事。但没过几年,杨冬梅倒找上门了,说王晓智大专毕业,让老杨给找份工作。老杨和她开玩笑,“不是让我别管你们家的事么,再说了,我也没那个能力呀!”

杨冬梅把脸一横,“你认识的人多呀,我和孩子他爸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,你不帮你侄儿,怎么说得过去?”

老杨没办法,又请客又送礼,好歹把王晓智安排进熟人的公司当保管员。但王晓智没干俩月,说工作要三班倒,又累工资又低,不愿意干了。

第二份工作是电脑维修员,也是老杨给找的,王晓智同样是干了两三个月就撂挑子走人了,说修电脑太难了,学不会。

为了儿子工作的事,杨冬梅一再来找老杨,每次的理由简单暴力又冠冕堂皇,“你是家里最有出息的,反正我是没本事,王晓智是你亲侄儿,他的忙,你不帮谁帮?”

杨冬梅接过杨越递来的水,仰头灌了一大口,润润嗓子,叽里咕噜又说开了:大概半年之前,王晓智说要创业,要父母支援他两万块钱。杨冬梅拒绝了,她知道儿子的脾性,吃喝玩乐他拿手,可要说干什么正经事,他还真不是那个料。

求助父母不行,王晓智连哄带骗,从他爷爷的棺材本里扣了两万块,有模有样地买了一套直播设备,说要当游戏主播,就这么开始了幻想中“月入百万”的日子。

开始直播后,王晓智虽然还是鸡打三遍鸣才睡,日上三竿才起,可好歹算稳定作息,每月也有了几百块钱入账,杨冬梅夫妇颇为欣慰,甚至已经商量着要给他买一套新设备,因为他总是抱怨现在的电脑有些卡顿,带不动游戏。

但王晓智规规矩矩的日子没持续多久,就又被自己亲手打破了。

事情本来简单,起因是一个直播间里的粉丝讽刺王晓智打游戏的技术不好,还有脸当主播云云。王晓智年轻气盛,不肯咽下这口气,两人在网上互掐了一阵,没分出胜负,突发奇想要出去约架。

结果双方各自叫了一拨人,说好的单挑变成了群架,又适逢扫黑除恶行动如火如荼,双方摩拳擦掌,还没正式交火,就被两辆警车乌拉拉拖着去了派出所。

晓智爸只知道干着急,晓智爷爷奶奶急火攻心,双双住进了医院,杨冬梅想了一圈,只能来求大哥帮忙。

亲戚遇到困难,拉一把是人之常情。可老杨面皮薄,每次帮忙都要豁出老脸求爷爷告奶奶的,好不容易办成一桩事,偏偏侄儿又不争气,一而再再而三让人失望。

再者说,侄儿虽然家庭一般,可也一直是被捧在手心的宝贝,长辈对他极其溺爱,这也才导致他养成了这种做事虚头巴脑,只知享乐惹祸的性子。让他被关几天,吃点苦头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想到这里,老杨动摇了。

杨冬梅见嫂子侄女无动于衷,哥哥则一脸沉思状,就知道事情不大好办,她心下思索,有意识地加了些“猛料”。

一会说父母去世得早,大哥就是她半个父亲,以前两人相依为命,以后还指望着大哥多多帮忙。一会又说进过牢子的人,就像过街老鼠,人人嫌恶,如果这次大哥不帮忙,晓智这辈子可就毁了。

她声泪俱下,杨越和她妈早就惯了她这一套,哪次上门求情不都是翻些老黄历来讲?可偏偏这个方法对老杨就很管用。

他看着杨冬梅哭红哭肿的眼睛,看看她不到半百就白了许多的头发,又看看她身上挂着那几片穿了十多年的破布。不禁想到当初兄妹几个在艰苦困境中报团取暖的场景,想到自己吃上了公家饭,而弟弟妹妹因为文化水平不高,只能当一辈子的打工仔。

老杨悲从中来,一种作为大哥的使命感也油然而生,他将快要烧到手指的烟屁股重重按在烟灰缸上,拧着眉头,大手一挥,朝杨冬梅道:“晓智的事情你别急,我来想办法!”

杨冬梅长舒一口气,老杨帮了她几十年,她能不清楚老杨的脾气吗——脸比煤块还黑,心比棉花还软,稍微讲点过去的艰难岁月,保准让他内疚感和责任感一起报到,什么事都好办。

她知道大哥说话算话,当下止住哭声,用墨黑的袖口随便擦了擦满脸的鼻涕口水,告辞哥嫂,哼着小曲走了。

杨越和母亲对望一眼,表情无奈又复杂,但都向对方传达了一个意思:还没完没了了。

王晓智“出关”第二日,杨冬梅就携一家老小来老杨家报到,还提来大袋水果和晓智爷爷奶奶种的板栗花生。

杨冬梅提着一只老母鸡拐进老杨家厨房,还指名了今天她要亲自下厨,坐一桌“谢哥宴”,拒绝任何人帮忙。不大一会,厨房传来一阵凄厉的鸡叫。杨越和她妈头皮发麻,不单单因为那只即将下锅的母鸡,还因为她们对杨冬梅这种反常的态度本能地怀疑。

与妻女的忐忑相比,老杨显得很高兴。从侄儿进门他就发现,经过这次“修理”之后,侄儿脸上没了之前那种狂傲得不可一世的表情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谦卑,甚至还带着一丝小心。

老杨心想,侄儿的突然转变很可能因为在“里面”受了教育,毕竟是血亲,他感到一阵心疼。但看见晓智竟然知道给爷爷奶奶添茶续水,又觉得经此一事,他的浪子回头实在值得庆幸。

杨越和她妈在坐立难安中总算等来饭菜上桌,放在正中的是松茸鸡汤。杨冬梅系着围裙,先盛了一碗鸡汤放到老杨面前,“大哥,快尝尝我的手艺。”老杨也不推辞,抬起碗来尝了一口,直夸味道不错。

饭桌上,杨冬梅和丈夫一直夸老杨如何能干、有本事,这次要不是他帮忙,晓智指不定还要在里面呆到猴年马月呢。

老杨听了很是受用,又拿出长者的语气教训侄儿:“晓智呀,吃一堑长一智,从此之后,你可要重新做人,别再让你爹妈爷奶随时为你操心了,啊?”

这要是以前,王晓智说不定得掀桌子走人,偏偏今天这小子像中了邪,点头如捣蒜,就差拿个小本子把老杨说的话一字不落记下来了。

杨越悄悄跟她妈嘀咕:“这一家子今天是吃错药了?”

杨越妈虽有疑虑,但好歹久经沙场,是福是祸,一会就知道,因而气定神闲地听杨冬梅一家对老杨的吹捧,时不时地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。

饭吃过半,杨冬梅本来笑盈盈的脸上突然出现愁容,又拿那件不知道穿了多久的脏衣服揉眼睛,看样子像在擦泪。

老杨一看急了,“好端端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杨冬梅正等着哥哥开腔,被他一问,强忍了好久的眼泪适时地掉下来,“大哥,晓智这次进去,可能就有案底了,你说他以后可怎么找工作呀?”

杨越和她妈可算听明白了,杨冬梅今天的全套戏,不就奔着让老杨再给她儿子找工作呢嘛?

杨越知道老杨经不起夸,又看不得别人哭,现在姑姑两招一起上,不信老杨不进“圈套”。为了这个侄儿,老杨不知道给人赔了多少笑脸,他还有中度脂肪肝,可为了给家人办事,他不得不一次次喝得烂醉如泥。

可父亲对姑姑掏心掏肺,姑姑却并不如此。她一年登门三四次,每一次都是为儿子的事情来的。不是要学籍,就是帮安排转校,不是跟他借钱,就是要他收拾烂摊子。

杨越正想找句玩笑话把姑姑搪塞过去,却听老杨开口,豪情万丈,“晓智的事,交给我。”

老杨把侄儿安排到老战友的公司当司机,代价是两瓶珍藏多年的茅台。

杨越对父亲大包大揽的做法十分不满,但老杨反过来说她小气,“你姑姑家里不如我们,我帮忙也是应该的。你没看见这次晓智能放出来,他家有多感谢我?”

杨越眼一白,心说姑姑是个人精,把老杨的性格拿捏得分毫不差,成天就摆出一副自己不如人的弱者姿态来找老杨帮忙。老杨稍一显出些许迟疑,她就开始道德绑架:你是我哥哥,你比我能力强,家庭条件比我好,你应该必须一定要帮我!如果你敢不帮我的忙,那就是你没有良心,不同情弱者,总之就是你不对!

但事到如今,该帮的也帮了,不该帮的也帮了,说这些也是多余,杨越暗叹一口气,还希望王晓智以后不要再闹出什么事端来。

哪知怕什么来什么,杨越才祈求上苍保佑表弟这次是真心悔过,那边姑姑又打电话来了,说是王晓智开着公司的车跟人撞车了!

老杨差点没背过气去,还是杨越又递水又让他吃速效救心丸的,才堪堪稳住心神,老杨问妹妹:“人没事吧?”

那边杨冬梅已经哭开了,只听见她断断续续的啜泣,又开始埋怨老天不公平,明明是一个妈生的,为什么哥哥家夫妻和睦、女儿能干、家庭幸福,把所有好事都占了,就她做啥啥不顺,赚不到钱不说,唯一的儿子也一再惹事。

老杨耐着性子听了一会,见她只顾怨天尤人,吼道:“别说那些废话了,说重点!”

杨冬梅这才从伤春悲秋中缓过神来,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王晓智出事的经过。她说儿子接到办公室电话,让他今天早上到机场去接从北京出差回来的老总。

“晓智这孩子,心思细,他想着老总回来了,总得先洗洗车吧!就把车开出去了,谁知道经过农业路正在修路那段儿,旁边都被围挡挡住了,什么也看不见,晓智转弯的时候和对面撞了车。”

老杨想撞车虽不是好事,可不幸中的万幸,王晓智怎么也算因公受伤,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,又想到撞车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,双方都有责任,又放心了不少。

待杨冬梅讲到王晓智只是受了惊吓时,老杨已经断定这根本不是事儿,要妹妹稍安勿躁,他这就想办法。挂断电话,老杨和妻子打了声招呼,就急急忙忙出门,为侄儿奔走去了。

老杨是晚饭前回来的,脸丧丧的,他一言不发地进了屋,换掉鞋子,连着骂了好几句脏话。

原来杨冬梅没把事情说全,至于王晓智头天夜里喝个烂醉、因抢红灯而撞车,以及他开着的是一辆豪车这件事,她只字未提。老杨气得脸都绿了,本来听妹妹说的,撞车的责任是双方的。可据他了解的情况来看,这完全是王晓智自己的责任,更别说他撞坏的还是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。

老杨面色很不好,除了妹妹的欺骗之外,更让他心烦的是她说的话:“哥,晓智公司车的保险刚过期,这次撞车还是晓智的责任,可是他开那辆车这么贵,我们哪里有能力去修啊?你帮帮我吧,反正你家庭比我好,小越又能干,修辆车不过几万块钱,还不要小越一年工资的呢!”

老杨真是又气又恨,直说我帮你这么多事情,你不谢我也就算了,可也别每次都找我来给你擦屁股呀!

老杨的气还没消呢,就听杨冬梅一声高过一声,“你跟老战友打个招呼,或者给我钱,让晓智把车开去偷偷修了不就成了,你又不是没能力帮我!你要我出这些钱,不是要我命吗,你这个当哥哥的,怎么一点担当都没有?”

因为王晓智这件事,杨越气得几天没睡好。姑姑来求过几次情,让父亲务必帮忙,说王晓智公司已经表明了态度,要么修车,要么走人。老杨是没脸求人了,当初人家要王晓智进公司已是仁至义尽。现在王晓智把车撞坏了,给人修车合情合理,他哪里还有脸要求网开一面?

但杨冬梅不高兴,“你非要晓智当司机,现在好了,撞坏了公司的车。他固然有错,可如果你没让他进公司,能有后面这堆事儿吗?”

杨越回嘴:“明明你说晓智这不行那不会,偏还要给他找份体面活。我爸为了他的事,前后跑了多少趟,才把他安排进公司的。不落你半句好也就算了,你现在还好意思来怪我爸,真是狗咬吕洞宾!”

杨越说的是事实,杨冬梅虽然不爱听,可也没法抵赖,只好放软音调,说反正祸已经闯了,现在就只有老杨拿出钱来,才能保住王晓智的工作了。

杨越知道父亲心软,便替他答道:“王晓智又不是我爸的儿子,凭什么要给他收拾烂摊子。再说了,你和姑父在外面打了这么多年工,我就不信你几万块钱都拿不出来。”

杨冬梅下意识地捂住钱包,这钱是留给晓智结婚用的,要是现在花了,以后晓智怎么讨媳妇儿?

“不行,”她说,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是一家人,你哪有看着自己的亲侄儿出事都不管的?我和晓智爸都是卖体力活的,你们还有退休工资,你让我们拿这么多钱,不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?大哥,你行行好吧,最后帮晓智这一次。”

老杨只顾闷声抽烟,待烟屁股都装了满满一烟灰缸,他才吭气,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杨冬梅闻言喜笑颜开,杨越气得眉毛都拧成一团,待杨冬梅走后,她质问老杨:“你要给王晓智找工作,他出了事还要你出钱,哪里有这么好的事?”

老杨瞥她一眼,缓缓开口:“我是老大,照顾你姑姑也是应该的。但是……”老杨顿住,隔了半天,才极不情愿地承认这个让他心寒的事实,“你姑姑也太不像话了,帮她也得有个限度嘛,哪能凡事都找我善后呢,更何况这本来也就是她儿子自己闹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杨越见父亲的态度终于有所转变,赶紧趁热打铁,“对啊,亲戚朋友之间相互帮忙是必然的,可是你看我姑,有好事了想不到咱家,一遇到难事就往我家跑了,这叫什么事嘛!爸你这次可千万要坚定立场,不能再帮忙了,这还不是几万块钱的事,关键你根本没那个义务给别人的错误买单!”

杨越的话说到老杨的心坎上,他在乎的倒不是那几万块钱,实在是杨冬梅的话太伤人,态度太无赖,车是王晓智撞的,干他什么事,这个钱,本就不该他出。再说了,按照杨冬梅的脾性,早就把他这个哥哥当成冤大头了,一旦开了这个口,以后不管大事小事只要是麻烦事,还得找着他来。他也有自己的日子要过,哪能处处帮补妹妹家?

拿定主意,老杨心情好了不少,当下拿起电话打给杨冬梅,让她自己想办法筹钱。

杨越听见姑姑在电话里抽噎,估计又要开始忆往昔的老一套,正欲到卧室里躲个清静,就听父亲道:“我这个当大哥的,该做的都做了,你家自己闹出来的事,自己收拾去吧!”

老杨虽然嘴上说不再管妹妹家的闲事,可心里一直挂念着:她家有没有那么多钱,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,晓智的工作保住了没有?一个个巨大的问号横亘在他脑海里,他想打电话问清楚,可又觉得那天说的话太不近人情,因而迟迟未跟妹妹联系。

正在老杨发呆的当儿,他手机突然响了,来电的是他和杨冬梅的亲弟弟。(作品名:《人间事:老杨的亲戚们》,作者:触茶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 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